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十九章 尾声(大结局)

作品:正义迷途|作者:小右撇子|分类:恐怖悬疑|更新:2020-01-23 09:33:03|下载:正义迷途TXT下载
  () 千钧一发之际,眼看这冷双就要被黄子锡捅个对穿,手里却突然吃痛。他揉着眼,嘴里开合了几下,看到自己的手腕上开了个巨大的深洞,血水汩汩地往外冒。

  紧接着疼痛感才从手筋上袭来。

  郭淮吹了口气,枪管上钻出一团烟雾。

  “别,别动他!他——”冷双根本不敢想象,逼急了这样一个家伙究竟会做出怎样的事来。

  父亲。冷双的心里有了这样一道声音,她近乎绝望地跌倒,跪坐在地面上,冰冷的空气逐渐吞噬了她。

  然而郭淮的脸却有些尴尬,他笑着看向冷双,说:

  “看来我走火啦。”他甩了甩手,指了指脚掌前的子弹孔。

  冷双猛地瞪大了眼,如果这是郭淮的弹孔,那刚才开枪的是?

  陆不鸣站在她身前,弯下腰,柔声说:“回头看看?”

  冷双回过头去,只看到两条乘着夕阳最后一道余晖走近的人影。一道拄着拐,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凛然的气势。

  另一个则看起来脸色有些颓然,身上下还打着绷带,不过气色不差。

  冷双失声喊出,在嗓子里温吞了许久——久到自己几乎要忘了的那两个字,终于从自己的嗓子眼里挤了出来。

  “爸。”她说。

  汤队长眯着眼,脸上的皱纹堆成一团,他的手里淌着血,手枪巨大的冲击力拉开了他才缝好的伤口,枪管里冒着烟。

  黄子锡捂着自己的胳膊,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众人。

  冯远扶住汤队长,闷咳了两嗓子,身后鱼贯而出的警察便把黄子锡团团围住,控制住了他。“拿下。”

  他稳健地说出这两个字,黄子锡便被制服。

  郭淮一见到汤队长,嘴都合不拢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宝刀未老!队长!”郭淮挺出一个大拇指,对汤队长刚才的枪法赞不绝口。后者却压根没有搭理汤队长,他趔趄两步,赶忙扶起了冷双,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伤。

  冷双的脸都白了,她盯着汤队长看了许久,四下拽住他裹缠在身上的绷带布条,从头到尾检查了一番,愕然问道:“你,你不是受伤,昏迷不醒……”

  汤队长哈哈一笑,说:“要不是这么说,怎么调开冯远,让这小子主动认罪?”

  “啊!”冷双一听自己上了当,毫不留情地在汤队长胸口猛砸了两拳,然而这一砸不要紧,原本完好的伤口这时候又裂了开来。

  汤队长苦笑着摁住胸口,血水往外渗出。

  “不是,不是装的吗!”冷双吓了一跳,一旁的冯远哭笑不得,说:

  “再怎么装,你爹他也不是个怪物,这么大年纪被这小卡车硬来一下子,没死已经算他狗屎运了。”

  汤队长听了,也乐得笑个不停,一边笑,一边还痛的脸色发紫。

  冷双被汤队长扶起身,几人重新见面,寒暄了两句,就把黄子锡逮捕归案。回收证物的时候,冯远把陆不鸣拽到角落里,问:

  “你这证据哪来的?”他指着陆不鸣提供的“钥匙”,说:“上面既没有指纹,制作工艺和时间也对不上。”

  陆不鸣咧嘴笑着说:“我就问你,这家伙招了

  没有。”

  冯远叼着烟头,歪着脑袋瞧了瞧被押送上车的黄子锡,心情大好地说:“招的还真够快,王东那倒霉蛋儿是他控制的傀儡,两天前帮他处理完别馆案子之后,分赃不均被他刺死,为了家伙贺秋叶把两具尸体换了个位置。”

  陆不鸣没吭声,冯远继续说:“贺秋叶是他早就想要动手的,那个孟婉也是受他指使,你想想,一个小姑娘拿来的能量魄力还有那本事,把那么大的别墅还原得有模有样?利用了孟婉当替罪羊,最后把这些人部谋杀。”

  陆不鸣盯着冯远看了一会,才说:“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。”

  “知道什么?”冯远明知故问,陆不鸣笑了笑,挥了挥手。

  “你让冷双警官盯的那场戏,不就是演给你看的么?包括后面让我卷进案子里,也是你的主意吧。”

  “喏。”陆不鸣伸出手掌,摊开无根指头,手掌里躺着的钥匙。又是一把。

  “这?”冯远愣住了,陆不鸣才捂着肚子笑起来,嘴里突然嚼了嚼,吐出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来,是口香糖。

  “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,顺手把这玩意儿摁进去,没想到竟然派上了用场——像这样的钥匙我还有很多把,怎么样,你想想要是这姓黄的知道是这么回事,恐怕要七窍生烟吧。”

  冯远哈哈笑了笑,拍了拍陆不鸣的背,说:

  “你真的很聪明。怎么,不考虑当个警察?”

  陆不鸣愣了愣,摇摇头。

  “我还有事没有做完,在这之前,我是不可能让你们帮我的。这事必须自己来做。”

  “是吗?”冯远猛吸了一口烟,掸了掸烟头,忽然说道:“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要干这一行?”

  陆不鸣愣了,没想到冯远会问这个。

  “我哪里知道去。”

  “正义。”冯远很快就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我总觉得,正义就是握在手里的真相,只要捏紧拳头挖出这些罪恶背后的真实,总会赢来正义。”

  陆不鸣没吱声,老实说这种观点实在太幼稚,他也不愿意随便评价。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陆不鸣却摇了摇头。

  “十年前的事让我明白,远没有那么简单。正义其实就像是光,有光必然会有影子,无论我们的拳头有多硬,也不可能消灭躲在正义背后的东西。”

  陆不鸣不置可否,冯远便继续往下说。

  “你知道么,当正义走入歧途的时候,拉起这平衡杆的不是警察,不是法官,也不是什么老天爷。”

  陆不鸣听了冯远的话有些好奇,问道:“那究竟是什么。”

  冯远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说:“人心中有一杆秤,这东西才是正义。我们做的事,就是要让所有人内心里这东西平衡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陆不鸣伸了个懒腰,摇了摇头。

  “啰里啰嗦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他笑着说:“我只是个无业游民,跟你说的这些隔得太远了。”

  冯远脱下帽子,花白的毛发在风中起舞,他也站起身,撑起拐杖。

  “告诉你一件有意思的事。”冯远说:“最近林城市局查到的几桩案子,我们也都破获,最严重的是一起从国内运

  输到东南亚转乘欧洲的远洋游轮,破获途中抓到了一百一十二名儿童,都是一样的经历。”

  听到这里,陆不鸣愣在原地。

  冯远戴上帽子,拄着拐杖往外走。“看来我说了件无聊的事,走咯。”

  陆不鸣立刻拦住冯远,他瞪大了眼睛喊出声来:“往下说!”

  冯远摁住脑袋上的帽子,眼睛露出一条微光的缝隙,在陆不鸣的脸上扫过,嘴角微微勾起笑容,说道:“重案组的成员同时调查,这些案子背后有一个象征性的代码,代表暗网上的单号数据,这个代号意味着从国外暗网势力联系到国内的支点。”

  陆不鸣的喉结耸动着,他迫不及待地问:“代号是什么?”

  冯远盯着陆不鸣看了看,狡黠说道:

  “137。”

  陆不鸣愣在原地,冯远继续往下说:“这些案子的经手人,好像你也很熟悉呢,陆不鸣。我记得他就叫,唔,黄子锡。”

  “这家伙十年前就是里面的一份子,但就像黄鼠狼一样狡猾,不仅林城拿他没办法,收集不到确切的证据,也的确让我们为难。”

  “但是我从来相信,正义总会照进来的。”冯远仰起头,夕阳已经落下去,整个世界仿佛落入黑暗之中。

  “他会怎样?”陆不鸣看着黄子锡被带走的方向,问。

  “大概会处极刑——在此之前,我们顺藤摸瓜,也许会彻底揪出暗网这个组织。”冯远回答。

  “揪出了暗网,这个城市——这个世界就太平了?”陆不鸣问。

  冯远撅起嘴,想了想,只能摇摇头,他叹了口气说:“大概不会,犯罪者永远不会消失,我们想要实业,也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那你们做的事究竟有什么意义?”陆不鸣问。

  冯远笑着说:“但只要有我们在,正义的天平就不会倾斜到黑暗之中。取缔罪恶的不是正义,而是向往正义的这种想法。”

  陆不鸣把冯远的话放在心头上咀嚼了一番,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要做的事情还多得很。”冯远站起身,他盯着陆不鸣看了好一会,脱下自己的帽子,扣在陆不鸣的脑袋顶上,嬉笑着说:“小爷就不奉陪了。”

  冯远转身准备离开,却被身后的陆不鸣叫住。他回过头,陆不鸣低着脑袋,身体颤抖,声音嘶哑,就连眼光都飘忽不定。

  “什么事?”冯远问。

  陆不鸣的眼珠子左右撇动,脸色也阴晴不定,最后他猛地吸了口气,鼓足了勇气,说道:“警察那件事……我是说,如果我来干的话……”

  “废什么话!”冯远笑着来到陆不鸣身边,勾住了他的脖子,笑着拧住他的脑袋。

  “从实习岗开始干,这是我的要求,其他的没了。”冯远说:“你心里怎么想的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陆不鸣噘着嘴,不服输地说道:“我还是没改观,警察仍是我最讨厌的职业。”

  冯远笑了笑,没说话。两人一前一后,往市局的方向回去,在入夜后的路灯下拉长了影子。

  “我要干到不需要警察了为止。”陆不鸣在心里说。

  (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