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十四章 冷双的回忆

作品:正义迷途|作者:小右撇子|分类:恐怖悬疑|更新:2020-01-20 17:30:54|下载:正义迷途TXT下载
  () 冷双感觉有点冷。不过这不是物理上温度过低导致的寒冷感,事实上看在同事的面上,她既没有遭受搜身检查,也没有被强制换上号服,身上披着雪白的皮草大衣,身边更是持续不断的暖气烘烤着,但冷双感觉到的这种寒冷却来自心底里。

  她哈出一口气,连白色的气团都没有形成。她搓了措双手,苦笑着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何时变得如此脆弱。冷双无奈地摇摇头,把纤细的脖子连同脑袋一起,缩回到自己的高高竖起的衣领里,感受着毛茸茸的触感,仿佛是自己母亲的轻抚。

  她蹲下身,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,没有任何责难和审问,但她面临的炽热和怀疑却远比屋外的寒冬更加刺骨,唯有身上这件衣服给她一点温暖。

  这是,妈妈的味道。冷双想,这件衣服跟着冷双有五年的时间了,第一次穿上它的时候,她还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。

  这是一身兔毛的皮草大衣,市面上不算是高档货色,价值也并不贵。但那时候的冷双还小,准确的说是正值叛逆的年纪。

  不过妈妈却不一样,只有终日不着家的父亲是她难以忍受的凌虐,妈妈却是心头好。也是这样一个白雪皑皑的冬日,冷双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早晨,离中午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。

  警校的训练依旧枯燥乏味,冷双那天是偷偷从近身格斗的训练课程溜出来,忍受着刺骨的冷气,她顺着学校内壁的热气管道摸到了校门口,心想从这里翻出去就能解脱无趣和寒冷。

  冷双很小的时候就对这种攀爬的身手十分自信,这次当然也不例外。她三下五除二地上了管道,借着这一股暖流更像是暖了她的心。

  感到兴奋的冷双手脚并用,便从墙角的根部一股脑上了院墙最高点,从这里望去,能斜睨到操场上穿着戎装训练的同学,也能瞥到隔壁教学楼上密密麻麻的人头。

  冷双颇觉得有些得意,她摇摇晃晃地在细窄的墙头上匍匐,这可比枯燥的训练刺激的多。很快,熟稔的动作已经让冷双内心膨胀起来,她放开手脚,试着站起身。

  好高!冷双在内心感慨,顺着墙头的,一脚一步,浅浅的脚印在积了雪的墙壁上缓缓前行,冷双这时候觉得自己就好像能飞起来一样。

  不过没想到的是,翻出去没有两分钟,她就栽了跟头。好巧不巧,这一跟头,直接翻到了路过执勤的刑警支队。

  结果当然不用说,冷双被警察揪住狠狠骂了一顿。冷双向来不怕这样的责难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显然不是难事。大概是被冷双这样淡漠的态度气上了头,其中一个警察指着冷双的鼻子,扬言把她扭送到他们学校的教务去。

  乖乖。冷双一听这话,立刻就怂了,又是赔笑脸,又是作保证。要是真被拧着过去,逃学不说,得罪了正牌儿的警察,她自己可就真的遇上麻烦了。

  谁知道冷双这小算盘在这儿根本不管用,带头的几个警察要不是愣头青,那就是死心眼,不知道为什么就跟冷双杠上了。

  冷双作势要跑,哪里跑得了?她没逃窜出两步,就被提溜起来,这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简

  单,得,罪加一等。

  冷双很是无奈,她顶天怕的不是爹妈不是老师,就是顽固的教务老头子,这老家伙一顶一的不服她。

  栽了栽了。冷双心里满是疙瘩,这回死定了。警察被她拎进教务室,冷双却感觉自己是进了审讯室,连脑袋都不敢抬起来,生怕教务主任多看自己一眼,又多给她添了几条罪过。

  死命压着脑袋的冷双却没有遭到如期而至的斥责,反倒是整个“审讯室”陷入了沉默。冷双直觉得沉默的时间很久,大概持续了有一个世纪,可能更久。

  冷双看到自己两鬓的脸颊上已经开始滚落汗水,兴许是这几个老头的脾气古怪,想着变着法儿来整自己。

  然而冷双等来的却不是责难,而是自己十分熟悉,温柔又和煦的语气,就像冬日里的太阳,不那么刺眼,却足够温暖。

  “双双,抬起头来。”是妈妈。

  冷双惊讶地抬起头,目光正正看到的是一张温婉的脸孔,脸上浮现出的表情非但没有责难,反倒是和蔼。的确是妈妈。

  冷双怎么也想不到,妈妈这时候竟然会在这间冰冷的“审讯室”里。

  “我……”冷双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,正打算该如何解释自己这样的处境,妈妈却伸出一根手指头,轻轻搁在了冷双的唇边,笑着说:

  “小孩子不懂事,知道妈妈要来,所以来接接我,这样的事,用不着警官兴师动众吧。”妈妈看着冷双背后两名颐指气使的“警官”,轻声说道。

  两人先是没搞清楚状况,妈妈则朝着两人分别鞠了躬,微微欠身,嘴里说着“有劳了”,便一手把冷双护到身后。

  这时候冷双觉得,好暖和。妈妈的手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,覆盖在冷双的身上,两人还没有发作,身后的教务主任似乎先有了意见。

  然而不多时,妈妈又是道歉,又是给三人递了一张小卡片,说道:“今天放她一天假。”

  冷双还小的时候就听得出来,妈妈的语气虽然是央求,但是态度却十分强硬。冷双哈了口气,冰冷潮湿的空气就蔓延开来,她拽起厚厚的毛绒大衣,冰冷的监禁室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纷乱的声音过后又归于平静。

  “妈妈……”冷双两眼发怔,把手伸进脖颈里,感受到自己的体温,仿佛感受到妈妈手掌的温度,她伸出手来,目光呆滞。

  当牵着妈妈的手掌时,冷双能够又蹦又跳,一路从林城的东郊,非一般就来到了西郊。妈妈带她逛着街,温暖的手掌紧紧地被握住,这种感觉似乎能一直持续到今天。

  “为什么手掌这么冰?”妈妈蹲下身,问。

  冷双第一次感受到冰冷的感受并不痛苦,反而让她的心田流过一道潺潺的溪水。她挤满一脸的笑容,冲着妈妈一个劲傻笑,说:“不冷。不冷。”

  妈妈就拉着冷双的小手,从东条长廊街到西九路,逛了三条商业街,直到冷双的小手变得暖扑扑的,妈妈才说:

  “以后别再去警校了,妈妈给你换一所普通的学校。”

  这不是冷双第一次被妈妈如此要求,但她

  的性格却意外执拗。不过说是执拗,冷双却觉得,只有踏在阳光之下,才有资格感受温暖。

  把心里话说给妈妈之后,冷双觉得心里暖洋洋的,妈妈的脸上却多了一层阴霾,不过很快又消失了。

  “双双长大了呢。”妈妈说。

  冷双紧紧握住妈妈的手,两人从街头到街尾,不知道逛了多久,妈妈突然开口说:

  “双双,你……更喜欢爸爸还是妈妈。”

  冷双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,但是回答却很快:“妈妈。”

  听她毫不犹豫地回答,妈妈的脸上果然绽放出笑颜——不过很快,第二个问题果然就像定时炸弹一样引爆。

  “如果只能跟爸爸或者妈妈在一起,你会选谁。”妈妈犹豫了很久之后,才终于问出,在她的脸上,冷双看到了惶恐和不安,这种情绪逐渐滋生蔓延,最终连冷双自己那小小的心脏都受到了感染。

  “我……”冷双迟疑了很久,久到现在为止,她自己也不记得,自己究竟是有了答案,还是从来没有过。

  这之后的记忆,冷双有些模糊,但是唯一确信的是,这件偏大的长风衣从母亲的手上,罩在了自己的身上。冷双轻轻嗅了嗅,鼻尖仍有着像是妈妈的味道。

  那天之后,冷双的记忆就断了片似的,再也没有出现过母亲。

  那天之后,除了工作对任何事都不怎么挂心的父亲出现在她的生活里。

  冷双缩回脑袋,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衣服陷入了回忆中,然而这段回忆却并不美好。冷双的手离开了母亲的温暖之后,就连心似乎都变得冷冰冰的,直到父亲的出现,告知自己这件事。

  五年前的悬案。冷双清清楚楚记得每一个字,从父亲那儿冷冰冰地接收到的每一个字,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刀插进胸口一样,痛苦持续了很久。

  城东郊区的一栋两层小楼遭到入室抢劫,留下指纹、证物,甚至体液若干,追踪的结果和dna数据库都有留存,作案手法粗暴简单,使用长条形的锐器刺杀了独处屋内的女性,作为警察的丈夫因驻外加班逃过一劫,十多岁岁的女儿外住留校也幸免于难。

  冷双死也不相信,自己的母亲就那样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这起案子轰动很大,也让林城一举成了“混乱”的代名词。证据充足,就连作案手法和死亡现场几乎都能还原和模拟,唯独嫌疑人凶手的范围始终无法确定,联系到凶手的所有指控都毫无线索。

  这简直就像是一起挑衅——对警察,对林城的挑衅,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手法,制造了最诡妙的悬案。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讽刺的吗?

  冷双缩起脑袋,直到屋外响起了敲门声,她抬起头,看到的是陆不鸣的脸孔。

  “诶?”一瞬间的恍惚,几乎让冷双把这个年轻人认错成自己的母亲,她抹干净眼泪,瞪大了双眼,正要发话的时候,陆不鸣神情严肃地用指头顶住了冷双的嘴,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,塞进了冷双的手心。

  “总之,先逃出去再说。”陆不鸣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了几圈,笑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