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十二章 任职

作品:正义迷途|作者:小右撇子|分类:恐怖悬疑|更新:2020-01-19 17:26:39|下载:正义迷途TXT下载
  () 冯远踩住了刹车,脸色阴沉得像浓郁的黑咖啡。

  “让开。”他沉声说了句,小赵的身体就应着抖了抖,面对冯远阴冷的语气和摄人的气魄,他已经胆怯了,但是却仍然不准备往后退一步。

  “局,局长……”小赵几乎要说不出话来,他张开双臂,眼镜下的目光笔直地瞪着冯远。

  冯远哈地叹了口气,这小赵也是个实心眼。

  “上来。”冯远说。

  小赵愣了愣,脸色都变了,他哆嗦着说:“我,我,我只是按规矩办事,局长……”

  “小爷叫你上来!”冯远见他扭扭捏捏地,于是一脚把车门给踹了开来,一瘸一拐地来到他面前,一手拽住了小赵的胳膊,拉扯着他就往车里去。

  小赵拗不过冯远,被拽上了车,安排在陆不鸣和胡三章中间,他哆哆嗦嗦地只感到害怕,也不知道冯远究竟要把他带到哪去。

  “一会儿我要先去医院,小赵,你知道市局怎么走对吧。”冯远头也不回,驱车在路上飞快驰骋。

  “医院?啊,去看汤队长吗?”小赵支支吾吾,他瞟了一眼冯远,也不敢忤逆,说:“那嫌疑人怎么办?”

  “我正要说这个。”冯远叼着烟,点了个火。“要么你就直接把他送到市局,我已经派人联系,有人接应。要么你们等我,我去看看老头儿就回来。”

  “谁把他送到市局?”小赵瞪大了眼睛问。

  冯远吐出一口烟雾,看了看小赵,说:“除了你还有谁。”

  小赵正要问“为什么是我”的时候,陆不鸣却开口了。

  “我们可能没时间了,冯警官。现在重中之重是立刻把头绪厘清。像这样一直被牵着鼻子走,不仅案子破不了,可能林城也要遭殃。”

  陆不鸣的话简直就不像是从他口里能够说出来的。对此冯远也露出一脸惊恐,他把车停在边上——医院就在路边,脸上露出的震惊已经不足以表达内心的悸动,看着陆不鸣的两只眼睛几乎要瞪出来。

  “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关注这些?”冯远停下车,他满心以为,凭他陆不鸣的为人,这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已经算口德了。

  陆不鸣的脸色还是很古怪,从车祸现场过来,整个人都古里古怪。他抬起一只手,盯着手心看了挺久,脸色一时阴郁一时晴好,变化恍惚不定。

  “我觉得可能要出事。”他说。

  冯远咬着烟头,苦笑一声,语气里满是不屑一顾。

  “已经出事了。”他飞身下车,拄着拐杖往医院里去,把车交给了小赵。

  小赵疑惑不解,他的手在方向盘上打着颤,身体也跟着挺不住地抖动,身的力气仿佛都灌进了脚里,但是躺在油门上的脚掌却动弹不得。

  陆不鸣笑了笑,说:“你现在倒是可以把人带走,毕竟局长也不在了。”

  小赵犹疑片刻,看向陆不鸣,眼里充满了困惑。

  “别看我。我只是个无业游民。”陆不鸣说:“我最新不过的就是你们这些条·子,你就是把人带哪去也跟我毫不相干。我跟你们那个什么局长也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  按照道理,小赵是要把人带回去,冯远到时候下达指示再把人从派出所转回市局当然可以,可是也

  得经过小赵的上层领导,而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。

  “顺道把我送回去吧,应该顺路。”陆不鸣瞅了瞅方向,从这里往东走,恰好离自己的住所不远。

  这时候陆不鸣再怂恿两句,小赵的意志就更加动摇起来。他眯着眼,看着冯远一瘸一拐往医院里去,背影充满了萧索的意味。

  小赵背上安带,打上火,一层一层推上高档,车子缓缓驶出,他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  陆不鸣就静静看着,小赵驱车在路上转了一个圈,朝着市局就飞驰而去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要回县派出所。”陆不鸣仰起头说。

  小赵还是没说话,他们到了市局之后,冯远安排的警员接收了胡三章。小赵声张着要回派出所交代,却被郭淮以奇怪的眼光拽住。

  “你姓赵?”郭淮问。

  小赵疑惑地点点头,郭淮的身材又高又壮,虎背熊腰的姿态比他大了整整一套。小赵咽了咽口水,不知道这个魁梧的男人要做什么。

  郭淮似乎也是一头雾水,他把小赵叫到办公室里,上上下下把这瘦弱的警察打量了有五遍,看的小赵心里发毛。

  “你是武侦出身么?”郭淮问。

  小赵摸不着头脑,他站直了身体,郭淮这问题和口气几乎让他会想到面试的时候。

  “是……是情报专业。”小赵回答,他的身体条件并不符合武侦的要求,尤其是体能。因此相对来说文弱的他,尽管仍旧执拗进了刑侦组,但是最后却还是被分到了文职单位。

  “我想也是。”郭淮叹了口气,说:“你刚才是跟我们局长在一块对吧。”

  小赵不知道为什么郭淮要像查户口一样盘问自己,但是迫于这大块头天然带有的威慑力,自己竟然毫不犹豫就要回答。

  “是。”小赵低了低头,说。

  “抬起头!”郭淮猛地站起身,狮子一般地地吼道,吓得小赵脸色发白,慌忙挺起胸,双腿下意识并紧,郭淮围着小赵转了一圈,又是捏肩膀,又是敲脊背,看了两三圈之后,才皱着眉头摇头,说:

  “我还真想不通。”郭淮叹了口气,坐下身,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,在一张公文纸上盖了个戳。

  小赵还是一头雾水,正疑惑间,郭淮已经把公文递了过来。

  “从今天起,小赵同志,你转入市直属,局内暂任刑侦支队情报侦察小组组长,代理汤队长管理支队事物。”

  郭淮见小赵的脸色吓得惨无人色,已经说不出话来,又嘀咕了两句,才说:“你,协助我工作。”

  眼看郭淮把文书塞到了自己的胸口上,小赵慌忙往后退了两步,摘下眼镜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又端端正正地扫了一眼公文书上的任命报告和签字,满脸疑惑。

  “你这家伙,学情报的看不懂字?”郭淮脸上横肉抖动,揪住了小赵的领口。后者赶忙摇头,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调职。

  “同一个系统,你这算是大升迁了,有什么好不满的?”郭淮才是一肚子火没地儿发,汤队长出了事,队里的消息不能扩散不说,冯远还给自己又扔来一个这样软蛋作累赘。

  小赵临了也没想通,自己怎么就突然调了职,他垂头丧气地出来,见到在了陆不鸣。令他惊讶的是,原来陆

  不鸣并不是警察,他只是借着冯远这层关系在局里很吃得开。

  “这个案子也很简单,钢丝的材质并不是本地的,你查查当天时段的出入境记录,主要查大型车辆。”陆不鸣弯着腰,双手随性插在裤子的兜里,斜着眼看向侦查组的一名队员电脑,视线一扫过,他就能立刻得出结论。

  “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?”解决了这一个,陆不鸣一点也不闲着,转头又到另一边,这次向他请教的是市局里的女同事,负责的则是另一起案子。

  “这个很古怪,是个奇怪的事件。”女同事脸上写满了疑惑,陆不鸣凑近去看了看,是一桩意外事故的调查报告。

  “意外事故?”陆不鸣疑惑道。“真要是事故,怎么会联络到刑警科?”

  他饶有兴致地看了看,只是简短几行字的报告内容,既没有案件细节,也没有侦破记录,看起来的确就是一起常见事故。

  “是个悲剧。”女同事的脸色很难看,盯着屏幕不多一会,甚至连呕吐感到冒了出来。她摇摇头,指了指屏幕上泛起的光芒。

  汽车自燃事故。

  私家车自燃,的确是罕见的事故,但并不是没有。令他感到奇怪的是,车型让他很是在意。

  “从哪里传来的?”陆不鸣问。

  女同事低声在他耳边汇报起来,在郊区的路边发生的自燃,所以事故并不严重,但是倒霉的却是车里的乘客。

  眼见陆不鸣跟警局里的同事打成一片,小赵皱着眉头,他咳了两声,来到情报侦察的办公室里。办公室不大,但是几乎把陆不鸣围在中间。

  他正要说什么,一旁的郭淮已经帮他把话说完了。

  “同志们,今天开始,你们的头儿就是这位了。”郭淮拍了拍小赵的后背,把他扔进了办公室,掉头就着手审讯的事宜了。

  一来是冷双被捕,二来就是这个胡三章。郭淮的眉头紧紧皱住。

  而小赵这边却完乱了方寸,他从没想过自己能接任什么领导的职位,唐突之间就被推到了这里,他甚至连该干什么都没有了主意。

  偌大的办公室里,一双双眼睛如同炽灼的火炬窘迫地盯着他,这里他唯一认识的人反而压根不是警察。

  “陆不鸣。”小赵试探性地问。

  陆不鸣站起身,把手头帮忙的案件暂时放在一边,看了看一旁的小赵,叹了口气,说:“在冯警官回来之前,他应该是想让你调查这件案子。”

  “车祸?”小赵问。

  陆不鸣点点头,他毫不客气地领着小赵往审讯室去,说:“这个郭警官的脾气,估计是不想让你插手。但是你别怕他,冯警官给你的权限很高。”

  “你也是他的人吗?”小赵问。

  陆不鸣先是没有回答,半晌过后才说:“我只是恰好跟他们查到一块去了,借用一下警察局的系统和情报也不是什么坏事,我告诉过你,我很讨厌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条·子。”

  小赵便没再问这事,两人穿过警局的走廊大厅,来到审讯室外。

  “为什么要让我来调查……”小赵迟疑地问。

  陆不鸣走在前面,不知道听没听到小赵的问题,只是说着“一股脑走下去,不管是聪明人还是蠢人,总能走到真相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