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十章 冷双的嫌疑

作品:正义迷途|作者:小右撇子|分类:恐怖悬疑|更新:2020-01-18 17:24:36|下载:正义迷途TXT下载
  () 冯远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。一方面,理性告诉他,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,就算是身边最亲密的伙伴,也有可能做出愚蠢的事。但另一方面,他的感情又一遍又一遍地不断驳斥这种观点,两种想法此时交织在冯远的心头,让他很是煎熬。

  可不知怎么,当陆不鸣直戳戳,当面问出这个疑问的时候,冯远的嘴倒是比想法走的还快,他哽咽着从喉头处轻轻推动嗓子,声音已经发了出来:

  “当然。”冯远脸色发白,眼见陆不鸣的时候,他脸上已经挂着笑。

  “我们一点点来说。”陆不鸣说:“这只是我的推测和简单的怀疑,甚至连推理都算不上,你可以理解为瞎猜。”

  冷双是他亲手从警探总署带出来的亲密部下,时间并不长,但是论信任和能力,冷双应该后辈中独一份儿的。

  可现在。冯远的脸色并不好看,无论陆不鸣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。他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,唯独这句话,他听得浑身激灵。

  “冷双作为凶手的犯罪证据,的确是很充足。”陆不鸣说:“但这是从法理上来讲,而不是情理上。你看,整个案件从发生到现在,以当前这具尸体来说,谜团还是多到难以解释。”

  冯远点头。

  陆不鸣便继续往下说:“可是在这种情况下,案子的手法,时间,地点,甚至连作案凶器和直接证据,可以说一个都没有的情况下,我们竟然已经确定了第一嫌疑人。”

  冯远也意识到不对劲。虽然警方查案,为了平铺案情会第一时间缩小嫌疑人的范围,力求尽快破案和减少失误,但那是通常的案子,作案者也多是激情动念,不是预谋。

  可是近些天这几桩案子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。案情还在扑朔迷离的时候,唯独凶手却直白地冒了出来。

  “冷双那边有什么供词?”陆不鸣问。

  冯远摸出裤兜里的手机,擦亮屏幕,手里点上一根烟,皱着眉头瞧了瞧,说:“目前……还没有,冷双只说自己是无罪的,并没有进展。不过……”

  “不过?”陆不鸣追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……”冯远摇摇头,说:“只是从身上找出一份假证件。这个证物……进一步证明,冷双有意识地伪造了证件,排除自己的嫌疑——恐怕昨晚联系我们,发现王东的尸体也……”

  陆不鸣苦笑出声,这样不利的证据又增加了。

  “但至少她自己不这么认为。”陆不鸣说。

  冯远叹了口气。

  “不是你说的吗?证据摆在眼前,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呢?”冯远的两眼就像是黑洞一样深不可测,陆不鸣在他的瞳孔里见不到一丝光亮。

  “证据啊。”陆不鸣说:“冯警官,你觉得我们现在在查什么?”

  冯远被他问得有些发愣,一下子差点没有反应过来,他皱了皱眉头,回答:“查的是冷双涉嫌杀人……”

  “不对。”陆不鸣打断了冯远。“最开始,整件案子的起因是十年前的一场恩怨,几天前的仇杀——但是我到现在有一个疑惑。”

  冯远这时候才意识到,因为牵连到冷双,自己的头脑也似乎变得不够冷静,竟然不知不觉被案情的变化牵着鼻子

  走。

  “你有什么疑惑?”冯远问。

  陆不鸣犹豫了一会,从自己的兜里取出一样东西,拿给了冯远看。

  “这是我交给孟婉小姐的东西,没有经你们同意。”陆不鸣拿出来的东西是一张纸,抖楞开来,有些破旧潮湿。

  冯远接过来仔细看了看,纸上只是写了潦草几句话,但是内容却让他惊讶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他睁大了眼,陆不鸣已经替他说出来了:

  “孟婉小姐只要照着这份供词和做法应付庭审,不能说一定从轻判,但至少会留一份情面。”

  冯远的脸色立刻严肃下来,他瞪着眼看向陆不鸣,低声说:“那你知道,这么做是违规的么?我随时可以把你拘起来,就算不至于判刑,关你十五天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  陆不鸣笑着没回答,冯远觉得古怪。

  “陆不鸣,像你这样的人,是不会跟我自首的。你把这个给我看,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冯远知道陆不鸣的聪明才智,更理解他狂放不羁的性格。

  “这个不重要。”陆不鸣当着冯远的面,一条一条,把这张纸撕得粉碎,看的冯远脸色发绿。

  “另一份已经交给了孟婉小姐。但是你知道她怎么做的吗?”陆不鸣问。

  冯远摇头。

  “她连第二眼都没有看,这张纸被她一点不剩,咀嚼着咽进了嗓子眼里。”陆不鸣说:“离开审讯室的时候,她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。冯警官,孟婉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人,但她也的确布置了那些房间,机关和这个杀人的别馆。”

  冯远狐疑地看向陆不鸣,问道:“你现在是在为她求情吗?”

  陆不鸣摇头。

  “我是想说,孟婉小姐的动机很奇怪,更怪的则是她的杀人手法。她说过,没有杀戮**的人,没有丧失自我的人,在那间房里是不可能被迷惑的。”

  冯远沉默了片刻,他不觉得孟婉这样一个既定凶手的证言值得采信,但陆不鸣的解释却似乎很有道理。

  “但是杀戮这种氛围,这种**就像是多米诺骨牌,只要推动第一个骨牌,接连后面的所有骨牌都会一起倒下。”陆不鸣说:

  “但是我们到现在为止,都还没有发现这第一个骨牌。”陆不鸣说:“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,倒是案子相关的另外一些人,除了我之外,几乎都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不占据任何话语权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有人在背后,操纵这整个案子?甚至要杀人灭口。”冯远问道。

  陆不鸣先是点点头,没过多久又摇了摇头。

  “这也不过是我的猜测,没有任何根据。”陆不鸣说:“既然没有根据,也算不上什么推理。”

  “那么就是说,这两件案子之间必然有什么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关联。”

  冯远突然站起身,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拍了拍桌子,取出手机,联系尸检的法医,要求递送报告,并且说:“王东,对!王东。”

  “王东是死在贺秋叶的公寓里,我们的矛头对准了贺秋叶,但贺秋叶却又死了……”冯远说:“这,这果然是在消灭所有知情人么。”

  “如果是这样,那么合理的判断

  就是知道了秘密的王东被贺秋叶杀害,返回之后的贺秋叶则死在了冷警官的手里。”陆不鸣说:“除非冷警官手里有这起案子的秘密,或者她本来就是密谋者,逻辑才说得通。”

  “但贺秋叶到底知道了什么?”冯远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我想,也许和头有关。”陆不鸣说:“无头尸体的头颅消失了,很难简单当做是毁尸灭迹,我想应该会有深层次的原因。只要找到这些蛛丝马迹,应该会有新的角度。”

  冯远也认同了陆不鸣的观点。这时候,冯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瞥了眼陆不鸣,接了电话。

  电话那头是郭淮的声音,听起来有些仓皇无措。

  他说:“出事了!局长!”

  冯远的脸色刷地变了,原来郭淮的警车在路上抛了锚,他们正要传呼一辆救援车辆,谁知道竟然碰上了一张熟面孔。

  “谁?”冯远问。

  “我不认识,我真的不知道那人是谁,我是听见冷双说的。”郭淮的声音有些慌张,他说:“我只听到冷双当时在车上,她喊了一声‘胡三章’,起初我们都没听出这是个人名,后来才发现……”

  “发现什么?”冯远赶紧追问。

  “发现那人竟然是个现行犯,当地派出所的同事紧急联系了我们,他们说救援的车辆耽搁在路上,就是这姓胡的害的!”

  郭淮那头的声音响起了嘈杂声,冯远的脸色就越来越低沉,听郭淮的介绍,似乎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。

  “你挑重点的说,到底出什么事了!”冯远急道。

  郭淮带着半点哭腔,说:“汤,汤队长……出大事了……”

  啪。

  冯远愣在原地,这种感受让他梦回十年前,内心起的波澜尘嚣直上,手里的电话落在地上,连动也来不及动,他就径直奔了出去,腿脚也顾不上。

  陆不鸣正要发问,雷厉风行的冯远已经喊出了嗓子眼。

  “又出事了,跟我来一趟。”

  冯远吩咐看守废弃工厂的警察守在原地,一边继续录口供,一边搜查新的证据,他跟陆不鸣两个不顾反对,两人只身就赶往现场。

  “究竟出什么事了?”陆不鸣这么问冯远的时候,后者还在一个劲地抹汗,脸上难以掩饰的焦躁持续不断,最终成了一整脸的沟壑和汗渠。

  “陆不鸣,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糕了,你到底有没有头绪?如果没有的话,咱们可能要遇到大麻烦了。”

  冯远说着,带着陆不鸣一路上了他的别克,一脚油门几乎要踩到底,他说:“还有件事,是你的喻瑜姐让我转告给你……”

  陆不鸣只瞥了冯远一眼,就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一样,说:

  “是转告?还是保密。”

  冯远被陆不鸣一句话给噎了回来,郭淮他们一路车过去并没有开太远,两人的速度直逼过去不要是十分钟就能到。

  “你真的能看到我想说什么?”冯远焦躁之余难以掩饰的好奇心爆发而出。

  “你只是想告诉我,关于我的身世,关于林因之这个人,还有关于喻瑜和我的关系的话,就不用多费口舌了……这些年,我一直在查这些事。”陆不鸣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