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十六章 王东出事了

作品:正义迷途|作者:小右撇子|分类:恐怖悬疑|更新:2020-01-16 18:19:20|下载:正义迷途TXT下载
  () 这个王东究竟是什么人,成了案件最令人费解的真相。

  陆不鸣也想不通,原本以为真凶破获,案件如此清晰的事情背后,仿佛还有更多的阴霾等待着他们去揭开。

  冯远决定重新搜查整个废弃工厂,不管怎么说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他们的确在隔壁的厂房里见到这间宿舍内出了命案,也就不可能真的放着不管。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蛇六抓耳挠腮,问道。

  冯远当即联系了东城郊区的派出所,值班的警察并不多,能赶过来执勤的就更少。他思来想去,优先的任务果然还是要找到冷双为主。

  “调查终止?”黄子锡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冯远解释道:“只是暂缓,因为现在的人手不足,厂房和宿舍的楼层空间需要面封锁调查,案子已经立了,我们会追查到底的。”

  鉴于黄子锡的状态有些反常,冯远本打算夜里临时录上口供,但另一件事却打断了他这个想法。

  正准备驱散众人的冯远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打开手机,脸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他揪住陆不鸣的肩膀,把他拽到角落里,脸色氤氲古怪的气氛,瞳孔长大,说:

  “是冷双。”

  冷双的电话?陆不鸣眼睛亮了亮,冯远已经接了电话,隐约从那一头传来的的确是冷双的声音,大概是这附近的信号不太好,冯远听着一股杂音从电话里传出。

  “别着急,你冷静地说,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。”冯远说道,他从电话那头听见冷双隐隐喘着气,气息不大畅快地猛 喘着粗气。

  冯远一边应着电话,脸色也越来越差。

  半晌过后,他沉默了两分钟,挂掉了电话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  “黄先生,你先离开这里,回家吧。明天一早,市局和派出所的人会封锁厂房进行调查,你放心,只要查到什么,我们会第一时间联系你。”

  黄子锡还想争辩什么,冯远却已经用着不可置喙的语气继续说道:“我们现在有一桩紧急事件,需要立刻处理,现在这是命令,立刻回家。”

  黄子锡欲言又止,似乎也的确拗不过冯远,只能愤恨地看了一眼这空无一物的房间,脸色铁青着跟胡三章离开了现场。

  当即冯远便一脚油门,把陆不鸣和蛇六带往目的地,也就是冷双和他约好的会面地点。越是离地点更近,冯远的心绪就越不宁静。

  “至少我们知道,那个女人还活着。”陆不鸣看着冯远满头大汗,说。

  冯远沉默着点点头,旋即又摇起头来,他长长叹了口气,双手焦躁不已地在方向盘上不停地轻轻敲动,沉默了很久,才说:“两件事。一,冷双查到一起命案,就在今天发生,死者验明正身,根据数据库的通知推测,很大概率是王东。”

  王东!

  一提到这个名字,后座的蛇六和陆不鸣简直要跳起来。这个名字在这两天里出现的次数太多,而就在他们逐渐接近这个幕后的时候,没想到最紧要的一条线索也断了。

  冯远想了想,说:“也不能说线索就此断了。毕竟死人也是会说话的,但问题在第二件事上。”

  冯远叹了口气,顺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来,一手掌着方向盘,车窗外乌黑的景象飞快地穿梭在他

  们身后,他就此点着了烟,猛吸了口,说:

  “冷双说,她顺着宴会的有关人员追查,发现这个王东有多重身份,除了来参加宴会的这个伪装身份,还有另一个。”

  陆不鸣咽了咽口水,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冯远吸了两口,吹出一团白色的烟雾,焦躁的情绪才逐渐舒缓了些许。“那栋出事的别馆,查到所属人员之后,我们做了一项资产评估,最后抓出来的实际控制人。”

  冯远说:“就叫王东。”

  说完,冯远吐出一大口烟雾。

  抵达死亡现场之后,天已经蒙蒙亮了,冯远接到汤队带来的情报,市局已经开始调查整个工厂,不过因为占地实在太大,地毯式的调查少说要用两个钟头。

  不过冯远这边已经联系到冷双,他们见面的时候,冷双的脸色很是古怪。

  她看了一眼陆不鸣,又扫过一眼蛇六,脸上浮现出讶异的神情。

  “他们怎么也来了。”

  冯远没吱声,其实带陆不鸣主要是为了判断案情,再说他还欠喻瑜一个人情。带蛇六来么,冯远抽了半截烟,才说:

  “这小子就是从王东的手里拿到票的。”

  说“拿”,就有些客气了。

  蛇六挠了挠脸,顺着手腕红到腮帮子的脸色这时候显得更加微妙,他看了两名警察两眼,忸怩说道:“是……我没想到他说翘辫子就翘辫子了……这请柬的确是王东的。”

  蛇六告诉冯远,这封请柬是他“顺手摸”来的。至于细节,蛇六没敢老实交代,冯远也没有继续逼问,但这个王东的身份就很诡异了。

  作为被害人,冯远本职是要搜查的,可王东究竟是什么人?

  冷双告诉冯远,这个王东原本也是受邀的一人,可他本身就是这栋“杀人别馆”的主人,为什么会把这房子借给一个要谋害自己的陌生人?

  “可他事实上并没有参加宴会。”陆不鸣说:“我们不如反过来想,是不是他早就知道宴会有问题,所以才不去?”

  冯远沉吟片刻,说:“思路不错,我觉得更大可能是王东早就知道这个计划,他之所以要把自己的名字和请柬写上去,就是为了混淆视听。”

  混淆视听。冯远想到了什么,陆不鸣也领会了。

  “只要警方调查的时候,根据第一手资料就是这个邀请函,这个王东甚至有可能早就知道事后尸首都会出于混乱状态,究竟死伤存亡有多少人,估计警方都查不出来,到时候法理上,这个王东就已经死了!”

  蛇六没想明白,冷双也听得一头雾水。

  冯远解释道:“就是说,这个王东故意把自己的邀请函做了出来,并且发散出去,这样顺藤摸瓜,警方就会以为王东真的参加了宴会,也死在了里面。”

  蛇六突然感到背后一阵恶寒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?”他问。

  冯远点点头,说:“我想,跟你猜的**不离十。你之所以能恰好顺手摸到这个请柬,也不是真的手快,手痒,而是这个王东故意的,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这个替死鬼替他赴宴。”

  蛇六吓得腿一软,差点跪在地上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或许就在鬼门关上走过一遭。

  “这

  这算个什么说法?他不去不就完了,还要把我戴上……”蛇六哆哆嗦嗦,冷汗直下,陆不鸣却说:

  “非他不可。但凡是有名有姓的人物,在林城莫名消失了,一定会受到警方的注意,唯独东城这些无关紧要的小瘪三,少了几个也不会有人知道。”

  陆不鸣的推测像一把尖刀,深深伤害了蛇六的自尊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冷双虽然赞同陆不鸣的推论,但还是有一点,她怎么也想不通。“如果真是这样,假设他真的,真的提前就了解了情况,为什么非要找一个替死鬼?即使不报警,只要自己不去,不就好了吗?”

  “问得好。”陆不鸣说。“这反向证明了一件事。”

  冷双疑惑地看向陆不鸣。

  “这个王东,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,是提供给孟婉这个明面上的凶手各式杀人手法,房子,甚至布置结构的人。”陆不鸣说:“你们想想,孟婉是怎么能知道十年前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事件里的细节?”

  “王东吗?”冯远沉默了片刻,冷双已经带他们进到了出事的屋里。

  “怪了。”一进到这间屋子里,陆不鸣就感觉到严重的违和感。他们抵达的“案发地点”是在西城一家高层公寓里,公寓一共三十三层,乍看下去,在林城已经是颇有些壮观的高层楼盘了,但是进到事发的十七楼,陆不鸣却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。

  房间里也就比毛坯房多了一层墙腻子而已。简单的房间布局,偌大的屋子里,几乎什么都没有,家具也好,装潢也好,甚至连家用的设备装置都没有。

  冷双说:“我也觉得很奇怪,王东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。”

  几人到了案发现场,王东的尸体就躺在浴室到客厅的走廊边缘,身上裹着白色的浴袍,又 粗 又 短的四肢毛发十分旺盛,肚皮上还有一团厚厚的绒毛。

  王东的形象就像一只丧了气的皮球,软塌塌地缩在走廊的墙角边上,看起来就好像洗完澡突发病变的老头。

  但死因却不是疾病,而是猛烈的钝物击碎了他肩胛骨和背脊上的脊柱,气管被碎片阻塞,整张脸呈现出紫红色,宛如膨胀的气囊。

  冷双不是没见过比这更可怖的死法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一看到这诡异的房间,古怪的尸体,和这个千丝万缕联系的死者身份,她就一阵阵地盗汗。

  冯远把拐杖放在墙角边缘上,弯下身,扯开了王东尸体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浴袍,脸色变了。他皱皱眉头,问:

  “身份确认了吗?”

  冷双点头。

  “能确认,面部识别相似度很高,而且也有认证的指纹,基本一致。”

  冯远伸出手,轻轻在厚的流油的肥大脖子上摸了摸,细软的后颈和肩胛骨连接处,显然是遭到了什么猛然巨力的袭击,导致骨头断裂。

  “武器找到没有?”冯远问。

  冷双摇摇头,这间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,也完难有称得上是武器的东西。

  冯远正要继续问,陆不鸣却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说: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,有人知道么?”

  冷双愣了一愣,显然不明白,陆不鸣说:“我有过印象,去查物业!”

  说完,陆不鸣就飞快地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