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00161:纳尼,跪搓衣板??

作品:太帅了怎么办|作者:赵碧婷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20-03-26 11:27:44|下载:太帅了怎么办TXT下载
  如今这个时间,已经是夜半三更了。

  这紫薇仙山本就是极为高大恢弘,三千丈的高度,山顶的温度,冷的很。

  林不凡好不容易挤出一句来,就哆哆嗦嗦牙齿直抖的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今晚姑奶奶心情好,你可以滚了。”赵夫人心情畅快,虽然没有带岚北回来,但就冲最后那一句再见……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  早晚的事儿。

  眼下就算只是看着一头猪,都觉得养眼的很。

  林不凡先是一愣,然后磕了两个响头后,便连滚带爬的逃也似的下了山。

  赵夫人为何忽然心情大好又为何痛快的放了自己,这些他一点想知道的想法都没。

  自从半个月前那个清晨过后,他就明白,有些事情,不知道最好。

  不然就是自找麻烦,自寻死路!

  林不凡离开了,偌大的山顶很快恢复寂静。

  赵夫人掀动裙摆,顾盼生辉:“快了,快了,很快这里就会变得欢声笑语。”

  “咕咕~”

  碧落宫的屋檐上,那只硕大的金雕发出赞同的鸣叫。

  …………

  深夜,天启大学。

  岚北乖乖的跟着师父黑豆他们回到了宿舍。

  是师父的宿舍,坐落在灵尊山上的一片恢弘别墅。

  别墅超大,里面什么都有,单单就说那个浴室就相当于他半个宿舍大小了。

  每次看见,都觉得自己的浴桶实在是太小了。

  还有单独的冥想殿,里面布置了层层阵法,用来吸纳天地灵气,形成浓郁的灵海封存在里头。

  用于闭关时,或顿悟时的修为突破。

  第一次来的时候,他急着和师父快乐,没进去。

  今晚,想要去看看。

  他刚刚走出两步,想要推开那巨大的拱形银门,就被凤舞一声喊住。

  “咋了?”

  “过来,”凤舞仙子站在前厅朝自己招手。

  “急什么呢,这才几天不见就想了?”岚北嬉皮笑脸的走过来,感觉师父也太那啥了。

  “跪上去!”

  凤舞指了指地上。

  “纳尼?”岚北脑袋发懵的低头一看,顿时嘶的倒吸一口凉气:“卧槽,这是搓衣板?”

  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但见那红色的搓衣板似乎崭新崭新。

  棱角分明!

  嘶,看着就肉疼。

  这要跪下去,不得把腿整废了?太可怕了━Σ(??Д??|||)━

  不对,师父干啥让我跪搓衣板呢?难道又是什么新玩法?

  “妈耶,师父你可真会玩!”岚北收回目光,看着师父一脸认真道:“可真还是太疼了,不行,咱们还是换种玩法吧。”

  “油嘴滑舌!”

  “越来越皮了你?”

  凤舞仙子眉头微皱,越看越窝火,看着样子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么。

  “哪有,我一直是三好学生好吧?这天底下还有比我更棒的学生么?”

  “棒……”凤舞仙子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在察觉到自己失态后,脸色瞬间全部拉了下来。

  没完没了啊?

  这徒儿在跟她炫耀呢。

  就不信了,今天非要给扭过来!

  凤舞仙子越想越气,越气脑门越黑,不由得嗓门提高几下:“这就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理由?”

  “啥?”岚北一愣。

  “你给我跪上去!!”

  凤舞仙子抬起手,忍不住想揪岚北耳朵了。

  “啊嘞?”

  “不是吧师父,我什么都没有干啊我冤啊!”

  “你不能因为我长得帅就疑神疑鬼啊,天地良心,我今晚啥都没有干!”

  岚北巧舌如簧,嘴巴跟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哒哒的停不下来,就差冒蓝火了。

  “没有干?”

  “没有干你这脸上的唇印是什么?”凤舞仙子咬牙切齿,感觉这徒儿无法无天了都!

  太气人了。

  太嚣张了!

  卧槽!∑(O_O;)

  岚北惊的瞪目结舌,当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这才想起来。

  靠,敢情一路上自己就这么浑然不觉的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学校??

  啊啊啊——

  他瞬间凌乱了。

 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,完了完了完了。

  “师父你听我解释,这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~”

  “你先给我跪上去!”

  “不要,我怕疼。”岚北摇摇头,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。

  “这是我凤族的规矩,沾花惹草者,皆跪搓衣板!”凤舞哼了一下,就不信镇不住这徒儿了。

  “什么?凤族的族规?”

  “那啥,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么?”岚北小心翼翼的嘀咕一句。

  还没问完,就被气不可耐的凤舞仙子怼回去:“不行!”

  这徒儿太皮了简直,记得最开始不是这样啊。

  难道说……在一起之后就无所谓了么?怎么可以这样。

  越想心底越冰凉,苦楚在翻滚。

  换做其他人,她绝对先暴走一顿再说,可是对于岚北……打又舍不得打,骂又不忍心骂。

  真是让人无奈。

  她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么优柔寡断了。

  可能……这就是爱吧。

  这就是,爱情的力量~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

  岚北小声哔哔,声音特别小,只有自己可以依稀听见。

  他倒是跪了,总觉得不示弱一下,要把师父气死了。

  那可不行,太亏了。

  不过他没有跪在搓衣板上,这是属于男人最后的尊严。

  “师父你别生气啦,我对天发誓,发道誓!”岚北想了想,还是决定一鼓作气,让师父安心。

  “别……”凤舞眼皮一跳,想要伸手阻拦。

  “我岚北,对天发誓,今晚绝没有沾花惹草,若有欺瞒,天打雷劈!”

  岚北抬起右手,竖起小拇指与食指,大拇指扣住中指与无名指,形成发道誓特有的法印,朝天而指!

  凤舞仙子看的双眸睁大,心猛的绷紧。她很怕,不知道是怕未知的真相成为现实,还是怕失去岚北……

  时间缓缓流逝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“呼,”直至十个呼吸后,凤舞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再看向岚北的目光,变得颇为复杂,错怪归错怪,但看着岚北脸上的唇印……还有和赵夫人有说有笑的样子,都很难受。

  岚北也算看出来了,这是打翻了醋坛子啊。

  “起来吧,跪着疼不疼?”凤舞一边说着,一边搀扶起岚北坐在一旁,摸了摸对方的膝盖,眼里满是柔爱。

  “没事,师父别担心啦。”

  岚北轻松的摆摆手,既然冰释前嫌,化解了矛盾,那就算过去了。

  如今嘿嘿的笑了笑:“师父,我想快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