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2独树一帜欲新篇

作品:月光爱上烛火|作者:余农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24 11:49:53|下载:月光爱上烛火TXT下载
  在公司的会议室里。员工和部门经理都分排次列作。他们每个人都拿了一本文件夹,各自翻看着其中的内容。

  不时有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着。

  “我说,知道不?今天会议的主题是什么?”一位穿着很朴素的女员工,用一本画报挡着嘴悄声问旁边的男同事。

  “也许公司有什么大动作?等总经理来了一切就会真相大白的。”那名男员工小声的回答着。

  会议室的北墙上。挂着一面方形的电子钟。表上的时针对准了八,分针对准了九。

  会议桌的排首,坐着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女士。 面对着摊放在桌子上的粉色封皮的文件夹,她并没有像别人那样翻开查看。而是将手放在文件夹的两旁,眼睛不住地扫视着墙上的表。 她的目光随着秒针儿,滴答、滴答的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。当时针指到九的时候,她便用手“啪”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。这么一拍,屋里的人被惊的全部抬起头来。特别是她旁边的那位老者。鼻梁上架着的一副眼镜几乎被这“啪”的一声震落。他惊愕的瞥了瞥旁边的女士,然后又环顾了一下周围人的表情。一只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。另一只手又悠然的捻动起,手中那串紫檀念珠。瞬息他的眼睛又慢慢的眯上,脊梁轻轻的靠在了椅子的坐背上。

  “小娇!是不是等的不耐烦了?”老人一面闭着眼睛一面问。

  小娇没有做声。到是坐在她对面的一位成熟的男士。“嘻嘻!”笑了两声。应答道。

  “看来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哇。有点儿阴沉。是不是要下雨了?”

 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。没有人理会他刚才说出的话。

  小娇乜斜了一下刚才说话的男人。回过头来,对着旁边的这位老爷子说。

  “她自己规定的员工上班迟到一个小时以上的,不请假就要开除。我看她今天怎么收场。”小娇义愤填膺的说。

  正在此时,忽听。

  “咔哒、咔哒……”一串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来到了会议室。门在推开的那一刻。一位穿着白色雪纺衬衫,身材高挑的女士走了进来。

  会议室几十道目光,登时的都聚集到了一起。并且出现了轻微的骚动。

  “这倒好,我自己做的规定自己先撞墙了。今天我又迟到了一个小时。不管用什么理由解释。我都难辞其咎。”吴月华不好意思的对着大家说。

  她的头发看起来非常的蓬松。脑后的发髻也有些松散。看起来她早上并没有认真的梳妆打扮一翻,匆匆忙忙的就来到了会议室。不过尽管如此。从她身上还是散发出来了,一股刚毅果敢,令人望而生敬的气质。并且慢慢的弥散到了整个会议室。

  “小娇。你这个纪律部的主任。看看该如何处罚我吧?我悉听尊便。”吴月华一副很有歉意的样子。

  小娇并没有说话。她只是冷冷的笑了笑。然后还撇了撇嘴角。

  吴月华盯着小娇。她打量着小娇的表情。小娇的一头乌黑的长发,垂过了椅子辈儿。没说话之前,小娇总喜欢撇撇嘴。这次她照旧的这么做起来。

  “华姐,你就别笑话我了。你是老总,我是部门经理。我可不敢给你定罪呀!” 小娇用酸刺的话回击了吴月华。

  “好吧,既然你们不处罚我。那我就还厚着脸皮当我的总经理。”吴月华停顿了片刻。用眼环视了一下会议室的人,然后她欣慰的点了点头。只是当目光掠过身旁板着脸孔的人时,吴月华的心里着实的有些不大自在。不过在多年的商场搏击中,她养成了一种在任何不利环境中都能把握自己情绪的能力。

  “还好今天除了我迟到,大家来的都挺早,而且人也很齐。”吴月华说话的声音非常的清脆细腻。大家就像倾听一首悦耳的音乐一样,一起将头抬起来面对着她。

  “我们今天招集这个会议,第一,需要董事会做一个表决。第二需要公司的一些骨干为公司出谋划策。”说到这里,吴月华向着坐在圆桌外围一排的一位短发员工喊道:

  “小曹儿。该你上场了。”

  吴月华喊的是自己的秘书曹晴晴。 晴晴一直低着头翻看自己的计划书。直到总经理喊她时,才惊觉着抬起了头,答应了一声。

  “好。”

  曹晴晴箭步走上会议室的讲演台。她将计划书摊在了面前的讲案上。吴月华非常喜欢晴晴以经典的微笑作为自己演讲的开场白。她用期待的眼光专注着晴晴的一举一动。非常享受的等待着一场精彩的演讲。

  “感谢今天到场的各位同事和领导。我今天要向大家汇报一个课题。还有一份计划书。”晴晴说完这句话,试探的用目光扫了一下周围。见到大家都在专注的听他讲,然后就饶有兴趣地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“众所周知。我们公司的历史还不算太长。记得我大学刚毕业就来到咱们公司。那时公司才成立了一年多。现在一晃十几年过去了。公司成长的速度真是令我非常的吃惊。”

  说到这里,晴晴又向大家微笑着环视了一圈。那一脸甜蜜的表情。令在座的每一位听众脸上都洋溢起了轻松的表情。吴月华则更是如此。她一直赏识这位得力的助手。一向把重要的工作交给她才感觉放心。而曹晴晴也非常的聪明能干,每一次任务她都能完成的非常漂亮。所以今天吴月华感觉也不会有任何的意外。一定会是一次精彩的演出。晴晴接着说。

  “我们的公司是由四大股东合资经营的,近两年,我们也吸收了员工的一部分资金。我们公司的资本逐渐的雄厚起来。公司的效益年年递增。每年都有几千万的红利。这种向好的局面令公司每一位员工都欢欣鼓舞。”

  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听着晴晴的讲演。只有物资部的经理王本初。不时的用手捂着嘴咳嗽两声。他的眉头也随着晴晴的说话不时地皱了又皱。他就是坐在小娇对面的那位成熟男人。一支笔在他的手上,翻来覆去的旋转着。又在计划书的表皮上来回的乱画。晴晴经典的微笑并没有打动他。他心绪不宁的,时而低头,时儿又向窗外眺一眺,这些表情没有被别人注意到。但是却逃不出细心的吴月华的眼睛。

  王本初家也是公司大股东之一。他家在公司资本,仅次于吴月华家。这些年,王本初一直在和吴月华因为总经理位置问题较劲。可是每每到了关键的时候,他都会因为人气的逊色而落下马来。皆因此他的心里一直不服劲儿,没奈何只好委任一些部门儿经理的职位。恰恰他也是整个公司最令吴月华打怵的人。每每只要有本王本初在场的地方,她便有一种内心不安的感觉。 总怕自己一时有些失误,会被这个人抓住小辫子。今天当吴月华看到他这副举动的时候,一种不祥之兆油然而生。她心里想。

  “难道这家伙又有什么鬼主意?我们今天的计划书能不能在他面前通过呢?”

  吴月华的心思被曹晴晴的继续演讲声而打断了。只听那清脆婉转的语音,如潮汐般的一股一股的澎湃着吴月花的耳膜。

  “公司这么大批的红利不能就这样浪费着。我们必须要先声夺人创立一些新的开发项目。人们常说有备无患。不能等着公司开始走下坡路,经济开始下滑,再去寻找新的项目。那时恐怕就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了。”

  听到这里的王本初,突然用一副不屑的眼光望了望曹晴晴。之后又用冷冷的眼光顿在了吴月华身上。吴月花坐在会议桌的首席。她将转椅扭向,曹晴晴的演讲台,静静的聆听着,得意员工的讲座。当他回头打量几位大股东的表情时,眼光与王本初不期而遇。就像一艘货轮偶然撞上了一座冰山一样。让她的心里裹满了寒意。她预感到这个男的似乎马上就要发起进攻的样子。于是她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切。依然静静的听着曹晴晴的陈述。

  “我们这个投资项目。是总经理同几个公司骨干,经过了一年的研究和分析。才制定出来的。”

  正在此时,会议室内一串悠扬的电话铃声响起,有的人竖起脖子环顾周围;有的人赶紧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看。王本初则交叉着两个手,将肘放在会议桌上,下巴托在手背上。从他深虑的眼光里,射出一个愤怒的问号。戴眼镜的老人,对这一切毫无反应。他依旧眯着眼睛,静静的听着演讲。只是手里的那串念珠滚动的更加的快速了。小娇眉头紧蹙一团。她仰着头张望了一下周围。迅速的捕捉到了会议桌上吴月华那个箱包。她灵敏地提醒道:

  “华姐,可能是你的手机铃声在响。”

  经一提醒吴月华才从认真的听讲中反过神来。当她准备接一接电话时,铃声又突然停止了。她翻看了一下号码,是陌生的。于是,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儿,示意曹晴晴不要受到影响继续演讲。